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女友的真实性体验】(34)【作者:harrys(殺人王)】
【女友的真实性体验】(34)【作者:harrys(殺人王)】
字数:65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(三十四)群交、烙印(中)

  前言:「算更新得快吧。」

  期待对得住各位读者网友。

  这一章,很坦白的一句,铺排已久。

  可以说,希望这一章,能对我自幼年开始阅读,令人血脉贲张的文章,来一次真正的致敬。当然,也是对年事渐长的自己,来一份过去到现在的礼物。
  毕竟《女友的真实性体验》,我的续写本来就来自於上述的致敬与期待,我想除了迎合自己「我爽写我手」以外,更多的是来自「法古敬前」的原则。但会令我铺排至此的另一巧合,在於最近遇上很多过往的回忆、人和事,有的注定已无法挽回。总之,回忆正在侵袭。那就,顺其自然了。

  不晓得各位久经战阵的网友,能有多少看到其中的「彩蛋」?希望也是同样对各位的一份礼物。

  对我而言,情色的写作,都是一种解放;情节构成的罪恶,却来自我们本有的一个期待,那份对幸福与满足的期待,感谢那些年里,为很多同学、朋友甚至是女朋友的左右手,共渡无数个夜晚的文章,前辈们,我们会再见吗?

  最后有关《南半球艳事》,寻找粤语读者帮忙翻译,毕竟广东话博大精深,期待各位国语读者不要因为粤文的困难而败兴;毕竟这部小说的女孩,是香港的女生,说广东话应该不为过,与周星驰电影精粹在於粤语的运用传达,皆为一念相应的道理。

       ____________________

  「凡姐姐,小涵说过您很美,原来是真的,难怪男人都这么喜欢。」

  正抱着我一起共舞的芷淇,当着她的奴主面前,说了一句。

  「谢…谢…」被陌生同性女孩讚美的自己,竟然尴尬起来,是的,我被提醒我是一个有着美貌的女生,我的美貌,理应是我自懂人事以来,最为自矜的自信、自尊,和资本。

  只是,我更是个淫乱至极的女生,数不清的红杏出墙,已不再是单纯追求成绩,而是一个被媚药和快感冲击上瘾的女人。

  想到这里,我更加的狂野起来,我只想完全的堕落,我已无法理会在我旁边,那两个被我拖累成为性奴的女孩,只想完全的堕落进狂交的世界。

  我努力的和芷淇组成美妙的凹凸女体,不断紧贴着着男人身上的每一寸肌肤,跳着臣属的艳舞,随着舞蹈的律动,在奴主不断低吼的身体上娇喘磨拭着,34D的完美胸脯,和芷淇恰到好处的少女双峰,任由男人用紧贴的身躯,主动供其压成扁状,另一边看着与我同是满脸淫欲表情的芷淇,同样跳着艳舞,与我共同舞动着一头各自闪亮的散发,在强烈的快感中扭动着从清秀的女孩,变成淫秽艳丽的娇躯胴体;而芷淇小腹的美丽刺青,和不断转动的霓虹灯,为这淫秽的画面,再增添迷醉的颜色。

  至於囚禁着诗婷和诗涵的铁笼,这时候终於完全从半空吊下,伴随而来的,还有十多条绳子在上方徐徐落索。而各自互相玩弄的男女,这时候开始各自抓住那些刚在纸袋中「破瓜而出」,却手脚仍被捆绑的女孩,彷彿像是期待些什么。
  「天啊…这是要做什么…」我看着那些女孩,就是刚才被纸袋包住的女生,她们每个被附近的奴主或女奴,用高台放下来的童军绳,将一脸春情荡样的她们通通捆缚,悬空挂起,一双双无论纤细还是健壮的美腿,纷纷被反折,有些跟浑圆的臀部绑在一起,有些将双手绑在背后,她们惟一的共同点,就是都被一个二字型的两条粗麻绳,勒住胸部,将雪白的酥胸挤压得格外突出。

  女孩们的身体像是个坏掉的玩具娃娃一样被挂起。我一边忘我地跳着艳舞,享受同性及异性的爱抚,而眼部的余光,集中在我右手边的主人,只见他抓住的女孩,胸部上面歪歪曲曲的被写上数个大字:

  「振梅高中三年级巨乳性玩 叶芷兰。」

  「我的天…这可是北市有名的私立高中,怎么连这里都有她们的踪影…」
  我看着这个女孩的身体,只见有着一双大得惊人的巨乳,发育得良好非常,而硕大的乳房随着主人的玩弄,随着摆动而「乳波荡漾」,只见主人像揉麵团似的搓揉那对柔软巨乳,久久不能停下。青春的高中女孩就这样被他不断的凌虐着,被抓着的胸部,逐步转移到同样丰满的臀部。

  我看到了更为可怕的东西,令人诱惑的圆臀写上一些看不清的,以及在臀部的两边,各自写上「何少筠」、「叶允祥」的名字;「叶允祥」还被划上了一个大叉。我甚为不解的看着这个叫叶芷兰的女孩,只见她嘴里不断发出一些不知所云的声音。而来自女体的透明液体,不断在芷兰的嘴巴里流出,一直往下巴,再到胸部上流淌,直到被悬钓的双腿。

  这时候侍从在旁的慧然,拿了一杯饮料给主人,然后在主人的耳垂说些什么,主人听得一直点头,笑了一笑,便开始一边玩弄着已被褪去黑色性感蕾丝内衣的慧然,将诱人得不可方物的匀称双峰与被捆绑的巨乳一同搓揉,另一边就由慧然任由主人禄山之爪下,举起双手,将这一瓶配饮料管的东西灌到芷兰的嘴里,我猜想这杯饮料肯定有问题,但到底是什么相信只有她们才知道。

  看着与一脸冰冷,极力忍耐着主人狎玩爱抚的慧然相反,芷兰彷彿完全没有思考,还面带笑容的将饮料大口大口的灌到体内,然后还不断说着些什么,其中口形好像有一句说着「莫非、莫非」的话。

  「贱货,看到自己主人玩别的母狗,不开心还是兴奋啊?」不知名的年轻奴主突然将看得如痴如醉,一边被玩弄得意乱情迷的我紧紧抱住,然后将双方的脸庞,像跳舞的情侣一般,紧紧贴着对方。

  「哈…看着人家被玩,母狗凡也想被玩啊,哥哥快来插我。」全然堕落的我,随着媚药和爱抚的加剧,对着陌生人也已不再害羞,平日调教里已能出口成文的淫语,徐徐而至,引诱得紧抱的男体哈哈大笑。

  「真是个贱货,好吧,不过你应该知道要做些什么吧?小母狗。」奴主便一边挺起已然更若坚钢的肉棒,将捆在我项圈的铁炼一拉,与芷淇一起走到囚笼的门口,一些正在爱抚的男女也开始走近。

  「母狗,你认识她们么?」打开铁笼,领着我走到诗婷、诗涵的旁边,虐待得接近疯狂的奴主开始厉声问着。

  「认识…」

  「她们叫什么名字?今年几岁,三围多少,要说清楚哦!」奴主的右手狠狠的抓起了我的右乳,被抓痛的我先是露出痛苦的面容,但可怕的媚药和堕落的心态令我马上回答起来。

  「穿景O女中的叫章诗涵,今年十五岁;三围是…32B杯、22、33,穿中O女高的叫章诗婷,今年十八岁,三围是33C杯、24、35…」

  「哗,贱货怎么这么熟啊,她们是你这母狗的谁?她们能肏么?」

  「她们都是我的妹妹…都是母狗,当然人人可以肏啊…」在媚药和凌虐的逗弄下,已顾不上虐待程度多少的自己,只不断的回答着令人发指的提问。

  而围观的性爱男女也开始哈哈大笑着。

  「哈哈…真他妈的贱,老刘你真行!来,跟母狗淇一起给我吹箫,喂喂喂,他妈的还有谁想过来玩这三只贱母狗啊?」芷淇和我被他用力一按,我们便马上跪下,绝对服从的舐弄属於魔鬼的巨大男根,以待吞食属於生命和罪恶的无穷精华。至於围观的男女已完全被推到高潮,开始进一步疯狂乱交起来,其中两个全身赤裸的男人带着各自的女奴,走到细小的囚笼。

  「韩哥、小黑也来啦,妈的今天带什么货来一起肏啊?」

  「今天跟小韩一老一少呢,我带那两个你都玩过,阿韩带的那位媚媚还是个雏呢,就他妈的母狗菁跟大淫娃,大淫娃在给人家玩呢,还有两个也是他妈的雏,都怀上了,给送到厢房,待会给人家开肏. 」

  「操,韩小弟啊,你又干国中生,还他妈干到人家怀上,小心遭天谴呢…」
  享受着我和芷淇吹弄的奴主,一边戏谑的说着,一边打量着那个叫小韩的「奴主」和他带来的女孩。

  「小哥,我也刚上高中怕他个屌啊…何况我那个可是他妈小黑那狗奴的女儿耶…喂,大母狗,你女儿叫什么呢?」小韩淫笑着,对住那个由小黑用铁炼扯进来的女性问道。

  「回韩哥…母狗菁的女儿…小母狗…叫…母狗雅…真名叫吴中雅…今年十…四…」原来这个女人叫「母狗菁」,只见她一脸惊惧的回答小韩的提问,还称呼仍是小男生的小韩作「韩哥」。我看看她,应该已是27、28岁左右的轻熟女年纪了,只见她配着一束过腰的乌黑长发,面无血色,身体全无一丝肌肉,甚至可以说是纸片人。但却有一对大得吓人的巨乳,又黑又大的乳晕衬托着整个胸部,乳头也比一般女孩来得巨大,像一个大木瓜一样,还不断渗出分泌液,像已怀孕的佩珊一样,但这一双巨乳较佩珊、芷兰的双峰还要可怕。

  「干…你跟小黑口味真他妈的重…」奴主有点忍不住的对小黑与小韩说。
  「哎,来这里干炮才都他妈的是重口味的人吧…我那两个贱货都玩了快十五年了,玩到连货都卸好几回了,现在连女儿都拿来给你宴客,你他妈的不也是照玩不误…」

  「哈,那倒是,倒是小韩厉害啊,才他妈的十八岁,吴诗菁跟吴诗萍那两只贱货,给小黑他们肏大肚子的时候,你才两岁而已耶…年少有为啊…对了,你那母狗玉跟母狗晶今年几岁了。」

  「你待会问她们不就知道了,来,母狗雅,哥哥想死你了…」

  「母狗雅是哥哥的性奴,请哥哥快来肏我哦,我跟妈妈最爱给男人肏了。」听到如斯回答,爽得全身欲火的小韩一边开始抚弄赤裸裸的小女孩「吴中雅」,然后再也顾不上问答,疯狂地玩弄着尚未成熟的青春期肉体。

  我看着中雅这个女孩,与母亲同样全无血色,苗条得犹然另一位纸片人的女孩,双峰却竟然与作为巨乳的母亲,同样有相当份量,但才这么幼齿…应该还有上升的潜力,纤纤的细腰却像是已习惯挺起同龄女孩无法企及的巨奶,全无压力的与小韩熟练的相互逗弄各自每一寸属於欲望的肌肤之亲,看来她已非常熟习如何做爱了…但她的年龄…怎么可能呢?

  至於诗菁就一脸悲哀的看着自己的女儿,俨如妓女一样解放同是青少年的男生肉体,一边被小黑的胁迫下,走到诗婷和诗涵的后面。

  「黑哥…我求你…别把中雅…」诗菁虽然看来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女儿公开与男人交媾,但仍然低声的哀求着小黑。

  「大母狗,你从小母狗给我肏到现在都十几年了,你那母狗女儿从小到大除了项圈跟名牌以外,都没怎样穿过衣服…吃精液比吃饭还他妈的多…

  有些事您就看开点吧,像您那淫娃妹子不挺好,偶尔还会回去跟前男友玩玩3P…好…看来你还是要药,是吧?「小黑一脸铁青,彷彿完全不受其动。
  「不…」

  「那你就说些话,给人家韩哥打打气吧,好歹也是」女婿「啊;要不然待会我都帮不了你啊,母狗菁…」正在享受我和芷淇亲蜜口交的奴主,朗声说道。
  「请…请韩哥…进入…母狗…雅的…阴道…给她中出…肏得她升天…」
  「哇靠,我的母狗岳母,这么快想抱孙女啊?」

  「是…」诗菁说着令人心碎的说话,但母女丼也因此进入了新的高潮,听到来自「岳母」的「请求」,洋洋得意的小韩,将正在施展「轻功」的中雅按下,开始吸食属於男性的巨炮,另一边不断套弄已然成熟,将为自己的子宫、食道,脸庞,授以满满浆液的精囊。

  「小韩你真是的…『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』…陈金城说得真好…好吧,老子跟小哥先玩吧,又是姊妹丼,爽啊…」小黑摇一摇头,但兴致勃勃的他,大大方方的开始走过来,不断玩弄诗婷和诗涵没穿内衣的胴体,可怜的诗婷和诗涵,看来都被打上了可怕的兴奋剂,两脚被八字形的绑住,没有穿上内裤的女孩们,让已被开发的私蜜花园在短裙的衬托下,没有任何的遮蔽,诗婷原有的阴毛被再次刮得乾乾净净,诗涵的白虎亦没有随年月而带来任何的改变。由大腿到地面的大滩水迹,汗水也已湿透本已遮盖不住曼妙肉体的禁忌所在,乳头纷纷暗暗突出,求取着异性的青睐玩弄…可见两姊妹正不断的走向高潮,任由性欲所肆意玩弄折磨,然后再次产生无穷的快感…

  两姊妹同样地用着痴迷魅惑的眼神,看着开门而入的两对男女,不过当她们再次看到我的时候,只各自将媚眼稍稍看了我跟芷淇一下,然后看着我和芷淇,将巨大的卵蛋和巨大的火炮,舐弄得与前列腺分泌的液体来一个水乳交融。
  原来诗婷跟诗涵,并不是看着我这个大姐,而是看着我们拥有的巨大火炮!两姊妹像是沙漠里看到源泉一样,却无法企及的旅人一样,无法束动的身体只能不断的伸出舌头,彷彿祈求着男性对她们的解放与凌虐,流在玉腿内侧的晶莹液体也已泛滥成灾。

  「妈的,好吧,贱母狗,回答我,想不想跟大姐,还有其他贱货一起给肏,射你几壶?」看到不断翻上白眼的诗涵与诗婷,已经接近升天,奴主开口问道。
  「当然好…人家…要…要鸡…鸡巴!」

  「当然要啦…小涵涵等一整天了…快…射在里面…都要…」

  诗婷跟诗涵竟然大声的喊着说要鸡巴,还要跟我一起给男人做肉便器,但同样意乱情迷的我已管不得这些,竟然冲到诗婷诗涵面前,马上将重重的绳索弄断,解开了两姊妹的束缚。

  「哇靠,母狗凡,这么想三姊妹一起给外人干啊…真是的…哈哈…芷淇都没你骚啊…」奴主笑得连眼泪水都出来了,但下身的巨炮与小黑的大黑炮一样,怒然勃起;我这时候看到小黑的「大黑炮」,年近四十的样貌年纪,却竟然有着这么粗长的肉棒…

  小黑一边将诗婷和诗涵的校服脱下,??@ 33C的圆润双峰,和诗涵仍然青涩的32B嫰乳,就这样得偿女孩心愿的暴露在色魔的跟前;然而坐着的诗婷和诗涵,并没有因高潮不断的神经而失去力气,反而更加的孔武有力起来,竟然直接冲到小黑的面前,不断用手套弄着勃起的鸡巴。

  就这样,我、芷淇、诗婷、诗涵,中雅、诗菁,六个从青春期幼女到轻熟女的「女奴团」,都跪爬到站着的男人跨下,各自雪白的皓臀,紧紧和双腿跪趴在冷冰冰的地上,然后用双手绕起男人们粗壮的双臀,不断用力的各自吸食套弄,务求带给上方的男性,最大的享受与快感。

  「啊…妈的,姊妹加母女,还有一个高三的小色妹…」男孩也好,还是中年的男人,都各自忍不住一一呻吟起来,一边看着外面同样不断对女孩凌虐,直至无以复加的狂交世界,看来这就是男生最期待的性爱享受吧…

  「母狗凡,过去侍候一下黑哥,小黑,借你大母狗用用行不?」

  「哈哈…这才够意思嘛…姊妹丼…」在指示下,我便和诗菁各自转换了位置,继续将上方胯下各自的巨大肉棒和阴囊,含在湿润灼热的嘴巴当中。

  两支巨大的火炮,就这样已经消失在了四张小嘴里面。

  帮小黑口交的诗婷和我,在主人平日的姊妹3P调教下,已甚有默契地各自一边,迅速地将肉棒和精囊,整个吞没,让自己美丽的脸庞,不断与浓密的阴毛紧贴一起,纤细的肌肤,从口角凸起奇异的一角;一边不断用着楚楚可怜的眼神望着上方,像是叩拜着来自主人的「精赐」。

  至於后面的诗涵,就用心的舔弄着小黑的肛门,令人惊讶的是,诗涵的毒龙功夫异常纯熟,一片丁香小舌令小黑露出满意非常的笑容,还不断特意往后抚弄服从的景O女中高材女生,彷彿嘉奖一只母狗做出满意动作一般。

  看到诗菁爬到旁边的芷淇,稍稍休息片刻后,就将与诗涵可以一拼的绮兰俏舌,同样的在巨大的火炮含进嘴里,然后像舐弄冰棒一样,不断的转动圆环,一边抱住,不断抚弄同样跪在奴主下方的淫乱母亲,奴主看到如斯情境,只能闭上双眼,忍受从下方,由女孩、青熟女所带来的阵阵快感。

  「诗菁姐…你的奶真的好淫荡哦…为什么每次一碰你的淫水都会出来一大堆啊…」看着夸张的淫水,芷淇不禁特意好奇问道。

  「我的宝贝,母狗菁的身体给改造过,调教十几年你说呢…哈哈…你要不要啊…」

  「坏主人…诗菁姐,说说给人家知道嘛…」

  「好…好妹妹,不要捏…会…爽…当年给人…打了药…性兴奋会比正常女性高一倍…不要啦…爽…爽翻天…啊…好妹妹…舒服…」

  「哗…难怪这么骚…」

  「宝贝,这么多话…他妈的快吃屌…母狗菁…快他妈舐蛋…不然待会不给你肏,由你女儿疯掉…」

  我听着我们六个女孩,都各自用力的吸吮各自前方的阳根和属於男生阴闭的幽门,却只有同样的目标,就是榨取来自男人罪恶,却新鲜饱稠,让自己成为母畜的浓浓精液,在震耳欲聋的音乐,和女孩们的「阴乐」、呻吟、奴主们的淫语调教下,发出一阵阵艳羨的低吼、轻吟声。

  「妈的…母狗凡趴下,把屁股抬高朝向我,好好满足你吧!」口交终於来到收获的时刻,听到指令的自己,好像如获至宝般,马上趴下来,然后将自己的屁股转到小黑的前面。

  「哈…大姐,要像母狗一样摇屁屁啦…这样男生才肏得爽的…像这样…」
  诗涵从后方侧出了美丽的脸庞,然后令人震骇的提着她那个年纪完全无法说出来的「淫语」;至於旁边的诗婷,一边淫笑着,一边竟然用双手,不停的摇晃着我姣好的臀部,挑逗上方,肉棒怒目而视的小黑。

  「母狗凡…你那两个妹妹真是姊妹情深,还教你,老子用这个教你吧!」
  小黑掏出自己的大黑棒,瞄准目标,奋力一插…

  「啊!!!」我发出满足的叫喊,来自喉咙与下体的淫秽声,随着恐怖的抽插,直上云天…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